空哥的大牡丹

爱好原耽、二次元、绘画,相信存在即合理的医学生

如果你也恰巧有个朋友,虽然他不了解但是能代你去线下

1、

耳边似乎有喧嚣的人声,透过层层叠叠的河水,听的不是真切。楚稼君感觉自己好像浸入了水中,浮浮沉沉,顺着河水不知道要漂到哪里,耳边的声音渐行渐远,听得越来越不真切了。身下愈来愈平稳了,脸上有细小的摩擦,带着点草木的清香,似乎是到了一片芦苇丛。

楚稼君从没感受过如此的安稳祥和,紧张疲惫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沉浸在白色的海浪中。

身边突然有了翕动,有脚步声走近了,楚稼君感到上身被搂住了,头靠在那个人的胸口处。那个人的喘息声很大,心脏在胸腔中砰砰的跳动,感到脸上有冰凉液体,楚稼君想挣扎地坐起来,但是这具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恍惚中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小楚、小楚!”

楚稼君很想回应一句,却张不了嘴,发不出声。


“呼……”

“呼……”

楚稼君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着气。说是个床,其实不过是个简易的躺椅,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楚稼君看着窗台发呆了一小会儿,直到有人敲门,才从床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楚老师,有紧急情况”门外是护士站的小陈。

楚稼君一听,马上回身从办公室里拿着口罩和听诊器跟着小陈走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楚稼君迈着大步,向着急诊室。

“海西城那边发生爆炸,爆炸波及的范围较大,有不少伤员,其中有一位消防员伤势较重,因为我们医院距离比较近,已经在路上了。”楚稼君本身就身高腿长的,步子迈的又大又快,护士小陈不得不一路小跑着才勉强追的上。

刚到门口,救护车也正好到了。

担架从救护车上抬下来,楚稼君帮忙接手,一低头就看见了,这是个年轻的消防员,红色的消防服被大片的血液染上,整个人都在意识昏迷的状态。

楚稼君迅速做好消毒准备,进了手术室,门外红色的灯亮起。


纪勇涛着急忙慌的从车上下来,身上还穿着西服,看样子是从一个宴会上急忙下来,纪勇涛从护士站那得知表弟许飞手术还没结束,纪勇涛一路小跑到手术室门口,看着血红的灯光,眼前突然闪过一个场景,白色的芦苇荡,身旁躺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红蓝的灯光来回闪烁,他看到自己紧紧抱着那个人,嘴里开开合合重复着什么。再一眨眼,一切都消失了,眼前还是那个白色的墙和急救中的红灯。心口在绞痛,纪勇涛能感觉到有个东西从自己的心间流过,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让他觉得很难过,很不舒服。

纪勇涛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手术室的门,怔怔地出了神。表弟许飞和他的关系说不上特别好,两人就单纯是表兄弟之间的客气。表弟许飞当年报志愿的时候说非要以后去当兵,家里人都不同意,因为纪勇涛曾经也是个军人,后来在执行任务时受了伤就退役了。有了前人的例子,家里人怎么着也不同意,担心许飞走的太远,出了事儿也每个人照应。

后来双方各退一步,许飞就进了消防大队。表兄弟两个人都留在了上海,也算是有个相互照应。其实两个人两个月也见不得上一面,许飞平时都住在队里,纪勇涛则是应酬忙碌,他和一个老战友一起开了家保安公司,刚刚起步,需要走各种关系和文件审批。

万一这次许飞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跟家里人交代啊

红灯灭了,许飞躺在床上被几个小护士推了出来。随后走出来两个人,一个看上去上了年纪了,另一个则是个年轻人。年长的那位对纪勇涛说

“现在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先在icu里观察几天,具体情况让小楚给你说一下”

说完没等应声就走了,留下纪勇涛和那个年轻人两个。

纪勇涛看着那个年轻人摘下口罩和手术帽子,露出白皙的脸和稍长的头发,年轻人把头发散开,发尖垂落在他的肩头。年轻人看着他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稍等一下,我去换个衣服,您着急吗?”

纪勇涛楞了一下,接道

“不着急,您先休息一下吧,反正我表弟那边有护士照顾着”

楚稼君让纪勇涛在病房外等一下,快速的冲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

没过10分钟。

“不好意思,久等了”

“没事没事”

纪勇涛看到眼前的年轻人脱下了绿色的手术服,换上了白大褂,头发刚刚洗过,还带着点湿意。纪勇涛注意到他的名牌——楚稼君,心外科医师。

心外?怎么会是心外?

“我表弟心脏没问题吧?楚医生?”

楚稼君发现他瞥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处的名牌,顿时失笑了

“我是临时叫上去打下手的,您弟弟的心脏没什么问题”

“噢噢,那就好那就好”

纪勇涛一抬头和楚稼君的眼神对上了,眼睛黑而亮,泛着水光,看上去这个人的灵魂仿佛干净不沾染一丝尘埃,虽然他是笑着的,语气也很温柔但是纪勇涛老是感觉这人的笑意不达眼底,温和无害的外表下透着孤独。

纪勇涛可以肯定这是他第一次见楚稼君。

楚稼君交代完事儿,转着车钥匙就走了。

纪勇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一刻,那个成熟稳重的楚医生好像还是少年。医院的长廊上拥挤着病人、家属和医护人员,只有楚稼君好像脱离了这一场人世。

楚稼君转着钥匙到了地下车库,一众小轿车中楚稼君的深蓝色机车像是个正在休息的猎豹,充满野性与张狂。

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地下车库里没什么人。楚稼君骑上车,戴上头盔,一溜烟驶离了医院。


(临摹的)画着画着就性转了,对不起我大也总(O∆O)

一封情书

亲爱的路先生:

展信颜佳

初次见你时,你是高高的挂在天上的玄月,而我是个普普通通、胆怯而懦弱的凡人。我因为犹豫不决错失了很多向你坦白的机会,每一次错过又渴望着下一次的到来。我羞于向你面对面的说,就借此信来告诉你吧,我的爱意

我的前半生因为有你而弥足珍贵,有的时候我不得不感谢命运,本来能够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我已心满意足,没想到相隔几年缘分又让我安排在了你的身边,我开始变得贪心,希望老天能够在眷顾我些,希望我少年时候的苦楚能换来在你的身边停留。

现在我们在一起了,我能感觉到你的温柔,你从来不问我关于我背上的旧伤疤,关于我灰暗无色的少年时期。但是我从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想向你倾诉,我不想再隐瞒你,不想让这些无意义的过去影响我们未来的生活。

我从没提起过我的父母,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死活。我自小被拐卖到一个偏远的地方,刚开始的时候那户人家对我应该也是很好的吧,但是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对我就差了一点。嗯……如果你要问我身后的伤,具体情况其实我也不知道,后来我获救了,但是没找到父母,我就被送到了福利院,听院长妈妈说,伤是在来之前就有的。也许它曾经给过我痛苦,也许它是象征着我悲惨的一道永远伤疤,但是现在我想要翻过这段过去。

再后来我就在福利院长大啦,小时候的我太过于胆小木讷致使无人愿意领养,现在我还挺庆幸的,院长妈妈对我很好,会在其他小朋友休息的时候偷偷给我留下一块小蛋糕。

再再后来我上了高中,遇见了你,也许你从没注意到过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目光所及之处就都是你。

虽然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不喜欢去学校,但是我想看见你闪闪发光的站在人群中,为此,我可以走出自己的那个小窝,学着向你靠近。希望你不要嫌弃我学的太慢,走的蹒跚。

好啦,就先写到这吧,以后的生活我会尝试着说给你听的。

我会在家乖乖的,等你回来 。

晚安。




                                                                                         爱你的陈先生

                                                                                      2022年5月20日


8、严峫的生日(2)

严峫生日的那天都是严家大家庭聚会的时候

前些年的时候,严峫每次都孤零零回去面对妄想给他找女朋友的媒婆们,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姑姥姥家的什么二姨侧敲旁击地打探他的恋爱状况,话里话外都是她们那边有些漂亮的姑娘们,准备给严家的大公子说个媒事。

去年严峫在生日宴会上给亲戚们透露了自己已经有相中的人了,并且两个人正在热恋中,马上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再加上曾女士拿出吃饭时的照片,严父又在旁边迎合着。不少人都认为严峫真的找到老婆了,但是还是有些人不信。

比如,严峫曾经送礼物的表妹。

自从在十八岁成人礼上收到严峫的那条辣眼睛的公主裙,严峫大表哥成熟帅气的形象就一去不返了。表妹一直不肯相信就以严峫的那个审美还有那个狗脾气还能找到对象?!

找的不会是网红蛇精脸吧?毕竟在严峫眼里这都是人家天生的。

表妹这次特意去聚会主要就是想去一探这严家新来的儿媳妇的究竟。

8月22号这天,本来还是烈日炎炎,一转眼就变了天,乌云赶着乌云,很快天空就暗了下来,空气中也开始弥漫着尘沙的味道。客人们逐渐都回到了客厅里,严家表妹和几个小孩子站在门前的屋檐下,看着天边越来越近的乌云,从远方来的风吹走了秋老虎的炎热,

几个小孩子蹲在柱子的旁边,看着地上的蚂蚁来来回回忙碌。表妹百无聊赖地倚在旁边的柱子上,看着他们一个个圆圆的发顶。

一声刹车声在门口响起。

严家表妹猛地一抬头,就看见严峫的大G停在了院子里,车窗关得死死的,隐隐约约能看见副驾驶上坐着一个人。

严峫把车停稳,从车上下来,没往屋里走,侧身绕过车头,走到另一侧打开了副驾的门,把手伸进车内,停顿了一下才从里面牵出个人来。

江停看着严峫的眼睛,似乎再问“你确定?”

但是严峫一副你不牵我的手,就不罢休的样子,江停只好牵住了。

其实严峫是明白江停的意思的,无非是问他真的要把自己和他的关系向所有人公开吗?毕竟这些都是可以说是家里人,但是严峫就是想向所有人宣告,这个人是自己的,他才不在乎是否会受到一些流言蜚语,他严峫从生下来所有事向来都是看自己高兴不高兴,哪管其他人。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来。

吹来的风吹开了江停的外套,严峫伸手帮江停拢好。

表妹立马精神了,伸着头想看两人。当看见严峫牵着那个人一头短发,清冷的面庞,穿着卡其色的外套,白色的内搭,身下是黑色的裤子。就是这样很普通的穿着,表妹却觉得一眼就惊艳,似是天人之姿。

表妹是万万没想到,严峫大表哥竟然找了个男人,不过这次好歹是审美在线了,不是什么网红蛇精脸什么牛马蛇神了。

表妹感到很欣慰啊~

严峫手牵着江停俩人一起进了屋里,看到这一幕,一众亲戚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这里只有很少一些人去了严峫的婚礼现场,其他的人虽然听说了,但是这和亲眼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就在这有些诡异的安静时刻,严母走出来了,脸上带着惊喜

“哎呦,我的儿子们回来啦”

“严峫你这孩子真是的,你带停停回来怎么也不提前给我说声,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曾女士招呼亲戚们过来。

“我给你们说啊,我家的停停做饭可好了,年纪轻轻还是副教授……”曾女士一手拉着江停的手,就像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在外人的面前就想炫耀炫耀自己家的孩子哪哪都好。江停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母亲给的感觉。他生在一个满是污秽的地方,在那里能够好好生活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敢去肖想母爱呢?

宴会的气氛随着寿星的到来达到了高潮,夜幕在莺莺笑语中落下。

严峫留在楼下送客人,江停一个人回到了房间,这还是他第一次到严峫的卧室,不像他在市局附近的房子,精装修的样板房,没有人气。这是严峫从小生活的地方,墙上还贴着古惑仔的海报,一旁的书架上还放着严峫以前买的专辑,漫画书,桌子上还留有严峫以前使用过的笔,笔筒的一侧还放着严峫大概是高手那个时候的照片。

照片里的严峫微微抬起头,眉眼间很是青涩,笑得很灿烂,对着镜头比了一个大大的耶。几乎是一瞬间,江停的心就漏了两拍,十七岁的严峫是如骄阳一般热烈的,初见时二十几岁的严峫是放浪不羁的,如今三十二的严峫经过时间的洗礼,褪下了一层青涩与轻狂,变得圆滑而不世故,又拥有着身为少年人才有的执着。如果能在十七岁的时候遇见严峫,江停想,那他一定就会早早的爱上严峫的吧。

江停是明白的,严峫今天带他回来的原因。

严峫在无声地向他表白,给他的不仅是充满爱意的心,还有他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亲情、友情,未来的所有严峫都会与他共享。

 

严峫送完最后的客人回到卧室时,江停正好从浴室出来,穿着严峫的衣服,发丝上还在往下滴水,严峫转头走进浴室拿了条干毛巾,拉着江停在床边坐下,给他擦头发。

严峫温热的手掌透过毛巾在江停的头上揉搓着,没过一会儿严峫感觉手上一重,发现江停都快要睡着了,严峫捧着江停脸看了一会,在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把江停抱到了被窝里,掖好被子,才去洗漱。

月色悠悠荡荡,照在人间万家之上,不知谁家的窗帘遮住了一室的温存。


7、严峫的生日

处暑的前一天是严峫的32岁生日。

按照往历,严家夫妇都会在生日的前一天去严峫的住处看看,来吃个饭,交流一下感情。为了防止去年在门外等十分钟的尴尬场面,曾女士今年特意晚起了一个小时,给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都留点时间。

但是,在家早早就起来收拾房间的江停正好和曾女士的想法相反。

本来严峫是准备弄一弄的,但是江教授不为美色所诱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说严峫每次都会弄很久,然后又不好收拾,万一给父母看见了影响多不好啊。严峫没辙,只好偃旗息鼓躺在床上抱着江停温存一下。

等到快十二点,才听见严母的敲门声。

今年和去年一样,还是严江夫夫下厨,在家吃。

老样子,还是江停做菜,严峫打下手。虽然说严峫是打下手的,但是看见江停为了自己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严队长突然感慨这才是有家,有老婆的感觉啊~看着江停的腰上绑着细细的围裙系带,严峫脑中闪过一幕在这薄薄的衣衫之下,是细腻柔软的腰身,他的手掌曾在上面停留摸索。这种事情一想就不容易停下来,看向江停的眼神也愈加灼热,江停似乎感觉到了,猛地一回头,措不及防地就看见严峫的眼里满是欲望,透着火光。

“严峫,你……”

“呜!”江停才开口就被严峫堵住了。

火热的唇舌在口腔内肆意游走,江停的下巴被捏着,姿势别扭地承受着严峫的吻。

江停还要注意锅里的正在烧的菜,轻咬了严峫一口

“嘶……”严峫的嘴上一疼,松开了。

江停也没管他在后面吭吭唧唧,转过头来抄了两下菜,关上火,盛到盘子里。

严峫发现江停没理他,开始卖惨

“媳妇媳妇,你咬的我好疼啊,你快看看,都流血了”

江停放下手里的盘子,捧住严峫的脸,就这厨房的灯光看了看,严峫的嘴确实很红但是远没到出血的地步,看在头一次看见这么大的一个刑侦支队长在线撒娇的份上,江停还是凑上去亲了亲严峫的下唇。

“端出去吧”江停感觉这时候严峫就像个大狗狗,还顺便摸了摸严峫的头。

看到在厨房里忙碌、勤俭持家的江停,再看看这像个二哈一样的亲生儿子。

曾女士那个恨啊。

趁着严峫出来端菜的间隙,曾女士一把揪住严峫的耳朵

“你看看人家停停,再看看你,我怎么就生了个你这么一个儿子”

“妈……妈…你快松手,菜汤要撒出来了!”严峫歪着个身子,顺着曾女士力的方向走。

曾女士看了眼菜,松开了手。

严峫把盘子放到餐桌上,伸手揉了揉耳朵。又笑着说:

“你儿媳妇这是太爱我了”

曾女士现场给了他一个白眼。

“切~”

看见那边江停端着最后一道菜走出来,曾女士连忙走过去接住,落下严峫一个人站在那。

总之,这一顿家宴用严父的话就是四角俱全,和和美美。



6

续5

两人十指相扣,没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相爱从来都是两个人的勇敢,生死之时都没能阻隔他们想要走向彼此人生的步伐,又怎会在意无关紧要人的看法。

严峫一路上都很兴奋,江停的眼神从牵手刚才开始就一直留在严峫身上,看着他拉着自己从这个摊位拉到那个,又从那个扯到这边,身上充满了少年的气息,就连江停自己都好像被他感染了,嘴角一直带着笑,由着他来。

另一边,李猜猜好不容易盼来了小假期,能够和舍友出来好好的吃喝玩乐一场,来缓解下紧张的训练。时逢假期,街上的人实在太多了,就低头挑选个东西的时间,李猜猜就和舍友们走散了,赶紧打了个电话,约定下等会相聚的地点。

一个人逛街难免少些乐子,李猜猜提前到约好的地方,发现还有一些时间,就在旁边找了个小吃摊准备歇会儿。这才刚坐下,就看见上次喊江教授为媳妇儿的那个大高个儿,好像叫严峫,近一米九的身高在人群中还是很显眼的。

再定睛一看,哎呦,这旁边不是江教授嘛

他们慢慢走近,李猜猜一眼就注意到了十指相扣的双手。

“我真的,,,离谱,,”

“我这是,,又撞上了!”李猜猜内心大叫。

李猜猜又一想,人家江教授每天那么忙,怎么会记得她这么一个学生呢,肯定,,应该,,不会记得,,的吧

命运就是如此,越担心的事情越会发生。

严峫和江停也走到了这个小摊的面前,看样子是准备买点小吃了。

“老板,我爱人不能吃辣,别放辣椒啊,蒜也不要,葱花也别放太多了,唉你还是别放了,油也别放太多啊......”李猜猜坐得比较近,严峫的话听的是一清二楚。

“......”

“......”小摊老板也很无奈,这也太为难他了。

何止是他们,江停也很无奈。

江停当时受的伤虽然现在痊愈了,但是好像给严峫留下了些阴影,对于他的吃食严峫现在是格外在意。

原因是这样的,严峫一直认为,虽然现在伤是好了,但是老了说不定就会有啥后遗症出现,到那时候在去调养就完啦,所以要从现在就要好好养着。

江停一开始还给他做保证,可惜严峫每次都说好,但次次不改,后来江停就由着他了。

没办法,谁让我们江教授宠他严峫呢